照片一張張串起 回憶的珍珠項鍊
 文字一行行拓印 歲月的陽光足跡

  下班了,走在回家的路上,獨自享受熱鬧的街景與一個人的寧靜。

  眼前一位尋常女學生的白色制服,如磁鐵般吸引我的目光。昏暗的霓虹燈映照著密密麻麻的黑色墨跡,制服上面到底書寫了些什麼?

  我加緊腳步跟上前去,哦~那歪斜著的文字,都是些人名與祝福話語,原來這是一張超大的祝福卡片,穿著在陌生少女的身上。

  在這六月畢業季,女學生抬頭挺胸的走著,向路人展示她這幾年學校生活累積的友誼與酸甜回憶,也是所有人共同的回憶。



  我並沒有繞過去看她的表情,不知道她驕傲的臉龐之下,是否隱藏著不捨與徬徨?是否已經開始期待同學會?是否能預知摯友多年後的模樣?

  曾經有一位要好的小學同學,小三、小四兩年朝夕相處,畢業後卻不曾聯絡過。非常湊巧的,14年後在新兵入伍訓練的時候,居然又分派到同一連上。我們臉孔都已從稚嫩到成熟,還理了個大光頭,甚至記憶裡已經忘了對方的存在,卻一眼就認出這既熟悉又陌生臉孔,與對方的姓名。

  可是,我竟然沒有找機會與他寒暄。轉眼間,又過了十幾個年頭,如今他是否安好?真懷念那段天真無邪的日子!



  前幾天才看到「延畢是懦夫」的新聞,讓我想起在大學的畢業典禮上,有很多同學是缺席的,他們延畢了。

  我們系上課程艱深,又有擋修制度,基礎課程沒有通過,是無法選修進階課程的,以至於延畢者比比皆是。但我相信他們都不是懦夫,延畢不等於逃避。

  大學的畢業典禮是我參加過的畢業典禮中,最奇怪的一次。在每個階段的畢業典禮,畢業生都是理所當然的主角,唯有大學的那一次,竟然從頭到尾都沒人搭理。我們只是去現場觀禮加拍手,聆聽冗長無趣的演說,歡送那一小撮「畢業生代表」!

  就看著校長一個個幫畢業生代表進行儀式,從各學院的博士畢業生,碩士畢業生,到學士畢業生,當然不包含我們!頒獎、頒畢業證書,以及... ...?因為距離遠,禮堂的回音又大,儀式中有一個動作一直看不懂也聽不懂,只知道那動作的名稱是三個字,動作做完才算是畢業。



  等儀式已經進行了大半天,我才意會到那動作是「撥帽穗」:將學士帽的流蘇由右邊撥到左邊,象徵從在學學生晉升為畢業生。

  看懂了之後,我立刻拍了拍身邊的同學兼好友,表明要幫他掙回「典禮主角」的身份,為他進行「撥帽穗」儀式。

  「儀式開始~,撥~帽~穗~~」,我拉長音,模仿著司儀的語調說著。

  接著一邊幫同學撥動帽穗,一邊口中還唸唸有詞說著:「XXX同學XX年進入本校就讀,現已完成學業,取得XX學士學位,恭喜您!」

  說完後與他握手祝賀,並請他也幫我「撥~帽~穗~」。如此總算有了個像樣的畢業典禮。


創作者介紹

牛奶生活日記

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Andy Lo
  • 看起來 KML 碩士班畢業時的狀況是不是比較好一點?去過美國唸書之後,我也是覺得臺灣的學校實在不是很重視畢業典禮。
  • Ariel
  • 印象中,我好像沒有去禮堂參加畢業典禮ㄋ ...雖然沒有進禮堂,但畢業當天,但還是非常的高興 ...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