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待放榜的日子,是漫長的日子,時鐘聲滴滴答答,每一下都清晰了起來,每一聲都催促著心跳,腎上腺素加持著燥熱的軀體,爭先恐後冒出頭來的汗滴,翻攪著紛亂的思緒,坐也不行,站也不是。等待放榜的日子,是難敖的日子。


  考研究所放榜的前一天,是個陽光普照的大熱天,幾位同學神秘兮兮地拉著我,硬是要我陪他們去吃冰。說也奇怪,明明是要去吃冰,同學們卻沒有朝著經常光顧的那家冰店前進,逕自出了校門、過了馬路,先向南走了三五步,再往北走了七八步,東張西望、有一句沒一句地商量著要到哪裡「吃冰」。

  不知怎地,平日溫順的同學任性地喊了一句:「不行!一定要馬路邊、二樓、有大片窗戶的店!」這氣氛才讓我警覺到不尋常,收起了原本還掛在臉上的笑容,默默地跟在他們後頭。


  最終我們選擇了校門正對面一家泡沫紅茶店,二樓,有大片落地窗,重點是:「透明窗戶後面沒有人影」。我們一進到店裡,就飛也似地跑了起來,衝過去佔住了靠窗的桌子坐下。

  同學:「嗯,這個角度真棒!任何人進出校門都能看得一清二楚,只要校工拿著榜單出現,我們立刻就衝回學校,如此便可在第一時間就看到結果!!」

  謎底揭曉,原來當天的任務不是消暑吃冰,這麼大費周章故作神秘只是為了要以合法的手段「提前一天看到榜單」!

  我們就這樣緊張兮兮的守了一整個下午,什麼話題都聊不起來,也沒心情聊天,可惜的是,看不見手裡捧著研究所生死簿的校工人影。


  在高中、大學瘋狂跑社團的日子裡,曾跟著大伙征戰四方參與無數戰役,呃,是跟著大伙參加音樂比賽啦!

  在比賽前的幾個月裡,必須密集地進行訓練,甚至逃課也在所不惜。從個人基本功開始,上手後自行視譜練習以熟悉單曲。接著依樂器分組,由各組資深學長姊帶領大伙進行合奏練習,一方面是經驗傳承,另一方面為熟悉各樂器在曲子中的分工。最後才是全員到齊的大合奏練習。


  當年身歷其境的我,總以為比賽結果是重要的,名次是重要的,比賽期間患得患失、心情起伏不定,總是煎熬的等待(期待)評審團最終判決的宣判。

  然而,多年後的今天,名次早已記不得了,辛苦練習的情景卻仍然記憶猶新。每一處練習場地,每一場次樂團座位的排列隊形、演奏的樂曲、使用到的樂器種類,全都歷歷在目。更別說那一張張的笑臉,與共同努力過的記憶,到現在依舊在腦中隨著比賽樂曲反覆演繹著每一段高潮起伏。


  全心全意、奮不顧身的沈浸其中,這就夠了!至於名次,嘿嘿~等有空再聊吧!

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