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一篇講完了冷面笑匠魔鬼排長的故事,接下來我的新兵日記將要紀錄的,當然是比排長更加重要、更有影響力的人物了,他就是每天朝夕相處的「機車班長」。

  首先,要向沒當過兵的讀者澄清一件事,電視、電影上演的劇情,絕對是加料過的,「並不是每位班長都這麼機車」。只不過。。。碰巧我剛下部隊時遇到的班長,他,真的很機車!


  還真的跟電影裡演的一樣,第一次到營區報到,連腳都還沒踏進連上,就聽到機車班長近乎歇斯底里的刺耳叫喊聲,對著面色凝重的「學長們」厲聲叱喝。

  一長串難堪的侮辱性詞彙,不間斷地從班長口中狂噴出,從服儀、內務、動作、體能,一路嫌棄到長相,聲聲鏗鏘、句句犀利,對仗、押韻,還暗藏著幽默的雙關語,(當然啦,當事人只覺得羞辱,絕不可能感受到風趣)。最厲害的是一氣呵成不NG,完全不需要空檔休息、喝水。


  等我後來稍微「老」一點,才知道這場景叫做「下馬威」,目的在於震懾新兵成為聽話順從的小綿羊,之後的管理就容易多了。這完全是一場精心設計的秀,而場中央的主角是挑選過的,是連上眾多班長之中最具表演天份的機車班長。

  只是沒想到,稍後牛奶旋即被編入機車班,成為機車班長魔爪之下的弱雞班兵。牛奶就這樣開始了為期數月的艱苦生活。


  日子久了,倒也習慣成自然,小綿羊聽話順從之後,苦日子竟也沒那麼苦了。

  一開始,牛奶努力的想讓一切達到標準,不管這事是自己的強項還是弱項,直到發現了事有奚翹。


  一天清晨,值星班長例行性的檢查床上內務,才檢查了兩床牛奶就發現氣氛跟平常有些不同:棉被竟然被班長一把扯到床底下,有的甚至被丟到了寢室外面,所幸牛奶很幸運的「暫時」過關了。

  牛奶正慶幸中,卻發現有位老兵手指著我的方向,小聲的提醒班長說:「那位不是新兵嗎?」班長馬上會意,回過頭來把我的棉被也扯下了。

  這時我才明白,表面上內務檢查的標準是整潔擺放、有稜有角的豆腐干,實際上的標準卻完全是看梯數,「菜」就是該死。原來這也是眾多「秀」的其中之一。


  原本牛奶以為機車班長不過是嘴巴機車而已,僅僅只是做做樣子給上級看,一切都是「秀」。但是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,牛奶聽到越來越多關於機車班長的耳語:「機車班長不只機車,還有月經。」

  我不懂月經的意思,但是我幾乎可以確認機車班長就是所有菜兵的全民公敵了。班長越是機車,菜兵們越是會找機會捅簍子,讓班長背黑鍋。


  當牛奶來到連上快一個月的時候,某天晚餐後,全班都被機車班長私自集合起來。行徑間,學長偷偷用嘴型打信號給其他人:「小心,班長的經期到了!」

  那晚,全班不分老菜,莫名其妙地被罰站聽訓,並進行單兵基本教練,直到就寢前才放人。


  單兵基本教練中有一項要求,手必須貼緊褲縫。這要求原本是為了保持良好儀態,但大多被教官拿來測試士兵是否專注於訓練,教官會輕撥士兵的手,如果輕易就撥開了的,他八成是神遊他方了。

  若教官想要找碴,就會用力撥開,士兵受制於先天筋骨構造,除非使盡吃奶之力,幾乎沒有撥不開的。然而那晚,學長真的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夾緊雙手,讓機車班長的計謀失敗。

  哇!這下還得了,連手都撥不開,班長這下丟臉丟到家了,惱羞成怒,經期更不順了。只見月經班長不服輸,也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用力掰開學長的手,一邊還狂罵著,不只學長,無人能倖免於難。


  結束之前,班長要所有人在三天內各寫出一千字的悔過書,內容必須交待「把手貼緊這麼簡單的事為何會做不到?」

  哎呀,呆呆牛奶真的乖乖地寫了篇千字文,從三角函數、槓桿原理、生物學等不同的角度來探討這個議題,說明手貼緊不難,但若是緊到不被撥開,則完全違反了自然界的定理定律。

  交出去之前偷偷問了一下其他人的狀況,什麼!居然沒有人寫。同梯還勸我不要交,不然機車班長肯定會被「這麼有趣的內容」給氣死。好吧,不交就不交。這悔過書從此被牛奶妥善保存著,一直到現在!


  有一次的持槍訓練中,課程是長時間將槍高舉,藉此訓練手臂的肌耐力。到後來牛奶的手會不由自主的抖動,我在心裡暗唸:「完了,這次肯定又要挨罵了。」

  只見機車班長緩緩靠近,疑惑著臉盯著我看,然後找理由讓我能暫時休息一下。再怎麼鐵石心腸的人,他的心也仍然是肉做的,機車班長再怎麼機車,也是有人性的啊!


  我們排上有一項十分特別的任務:看管模訓大樓,這是一幢外觀新穎卻尚未正式開放的大樓。除了要定時前往打掃環境清潔,每晚夜深人靜之時,還要前前後後巡視一趟,確保門戶緊閉,無宵小潛入。

  機車班長不時會在這趟任務裡加料,別誤會,這裡的加料,並不是加入磨人的特訓,也不是刺耳的話語,反而是身心放鬆的餘興節目。譬如煮泡麵、吃火鍋的加菜之夜,或者到頂樓看星星、吹吹風,一邊閒話家常的真心話時間。

  這時的班長和平常判若兩人,和眾人嬉笑打鬧,完全沒有半點殺氣,有時被班兵搞high了,甚至會蹦跳著滿場跑,像個興奮的小孩子。


  對了,那年機車班長才19歲,是提前入伍的志願役士官,比任何的班兵都年輕很多。惡狠狠的外衣只是在掩飾他的稚嫩,包裝明顯不足的管理技巧,否則很難能夠帶領這一群年紀比他大上許多的班兵。

  然而,連上士官眾多,能力比他強的大有人在,若問到為何連上的「秀」老是由這位少年班長獨挑大樑,擔綱主演戲裡的男主角?這是因為他年紀最小好欺負,又是連上稀有的志願役,自然會把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機車角色留給他了。


  有一回,班長領著眾人去垃圾場進行資源回收。那天烈日當空,雖然已經過了中午,氣溫仍然偏高。

  就在大家忙著用腳踩扁鋁罐,用鐵鎚敲擊鐵罐的時候,我發現無趣與燥熱逐漸侵蝕著機車班長,眼看著班長就快要受不了了,說不定他腦中正在規劃著什麼怎麼從士兵身上找樂子呢!

  牛奶心裡想著:「不行,這次我要先發制人,讓班長手頭有事情可忙。」


  於是乎牛奶喊了喊班長,說:「班長,你也來『玩』啦!真的很有趣耶!」

  鄰兵馬上吐槽:「資源回收哪裡有趣了?味道這麼臭!」

  牛奶:「那是你的方法不對啊,正確的方法是,當鐵鎚從高處落下的同時,嘴裡要喊另一個人的名字,隨便哪個人都好。保證會感覺很爽的!」


  沒想到另一位機靈卻愛耍寶的學長聽懂了,迅雷不及掩耳的大喊機車班長的姓名,接著聽到特別大的一聲「哐噹」,榔頭下的鐵罐扁了。然而學長並沒有任何停手的意思,連敲帶喊地繼續加碼了三回。

  最後一聲「哐噹」發出之後,現場完全靜默了下來,除了風聲之外聽不到其他任何聲音整整有十秒之久。所有人都停止了原本的動作,呆立原處,並且冷汗直流。

  牛奶更是鐵青著臉,心裡暗想:「沒救了,這次弄巧成拙,不知道班長會怎麼『報仇』?」


  只見機車班長的臉色一陣青、一陣紅地快速變換著,伸手向前卻又停住,手指頭微微顫抖著,似乎正在遏止自己的火山爆發。而眾人也認命的準備承受炙熱的火山灰襲擊。

  終究,機車班長的手還是劃破了暫時的寧靜,抓起一把鐵鎚,朝著無辜的鐵罐死命的連續重擊三下,同時狂喊了某個名字三次,接著以無限惋惜的眼神看了原本立體現已扁平的鐵罐屍體一眼,才將之丟進簍子中,然後搶下鄰兵的鐵罐再猛烈地進行一輪。

  牛奶內心OS著:「呼~好險啊!」扭轉著已經僵硬的脖子朝向班長,說:「看吧,是不是很有趣!」

  已經成長的班長提高了音調:「豈只有趣,是非常地有趣好不好!」

  虛驚一場,眾人皆擦著汗,愉快地繼續著原本的工作。


  這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了,前幾天看到電視劇中關於資源回收的劇情,塵封的記憶才又悄悄地被喚醒。

  緊繃的肌肉、微汗的手心,彷彿又回到了那個體力消耗、上緊發條的緊張日子。不同的是,這次,嘴角是微微上揚的。

創作者介紹

牛奶生活日記

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