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當兵時,役期仍然是兩年之久,這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。想起剛下部隊第一次進到營區的情景,現在回想起來,仍然記憶猶新。

  下部隊的那天,經過了一整天的舟車勞頓,先是公車、轉火車、再轉公車,路越來越直,車速越來越快,房子卻越來越少,越來越鄉村,最後連農田也看不到了。放眼所見,盡是一片荒蕪陌生的景象。

  搖晃的車身,伴著催眠的引擎聲,承載著我們這一幫小兵划向未知的命運。


  好不容易到達了目的地,已經是晚上了。帶隊軍官熱絡的與大門哨兵寒暄兩句,隨即領著我們轉進一片漆黑之中,那是成排高聳的老樹挾著的一條小徑,黑壓壓的一片沒有一盞路燈,就連月光也害羞地伸進雲堆裡去了。

  不知是否眼鏡太厚或是鏡片上的灰塵阻擋了光線,那天的我竟然有戴沒戴眼鏡都看不清路的去向,幸好帶隊軍官好心地提醒大家注意路旁的水溝,跟緊前兵不要一腳踩空掉了進去。雖然帶隊長官語調柔和,遠處微弱的蟲鳴仍然輕輕觸動著每一絲不安的心弦,試圖調整頻率與陌生的夥伴們,在茫茫然的去路上共振著。

  怪的是,營區內的路途竟然比營區外的還要遙遠,即使已經過了很久很久,就算已經走了很遠很遠,卻仍然身處一成不變的漆黑當中,見不到任何的建築物。這就是我對營區的初體驗:茫然、未知、不安。


  我的魔鬼排長,外表雖然冷酷嚴峻,在其武裝的表皮之下,包覆著的是一縷幽默搞笑的靈魂。魔鬼排長私底下喜歡找人裝熟抬槓,最大的專長是言語『哭叟』卻面無表情,讓人搞不清是正經還是在說笑。遲鈍的我,常將他幽默的玩笑話信以為真,讓旁人哭笑不得。

  剛分配到他的排上,整天都看不到排上其他弟兄,只知道有一件事做就對了!

  「如果有人喊『公差n名』,管他還講了什麼其他內容,儘管馬上大聲答『有』,並當仁不讓地衝出去!」


  一天中午魔鬼排長就私下把我叫進排長室。

  排長正襟危坐並語帶威脅的對我說:「你來連上也好幾天了,應該有聽連上弟兄提起我們排上的事,他們說的沒錯,我們排是連上最操的排,你真的非常幸運。最基本的,我們排的名稱你應該知道吧?」

  牛奶:「是模訓排。」

  排長:「很好,那麼你一定也知道魔訓排就是魔鬼訓練排的簡稱吧?」

  瞬間牛奶成了囧奶,說:「我。。。我真的不知道!」

  房間內另一位排長看我一臉的困窘,實在看不下去,便忍不住地插了一句:「學長~不要嚇人家新兵啦,明明就是模擬器訓練排,硬是要把它講成魔鬼訓練排,看你把人家給嚇得,都快要尿褲子咯!」


  那時,我在連隊裡的同梯只有一位,他每天都要去幫這兩位排長整理內務,而我並不十分清楚這件事。

  有一天同梯出公差去了,而我卻一大早就被魔鬼排長叫進了排長室。

  排長:「看你同梯和你感情這麼好,他的事就是你的事,你的事還是你的事。你現在應該明白我叫你進來是要幹嘛了吧?」

  囧奶:「我。。。還是不知道耶!」

  結果還是同一位排長過來解圍:「學長不要玩了啦!晨間活動的時間很短ㄟ!」然後接著說:「就整理內務啦,等下你把床上內務整一下,地掃一掃,垃圾拿去後面倒!」

  囧奶:「報告,是!」

  好巧不巧,牛奶倒垃圾時遇上了其他長官,和我短暫地交談同時又交待了其他的公差,而我!My God!我竟然把垃圾桶給忘在營舍後面了。


  根本就忘記這回事的牛奶,午休時又被叫去排長室裡。

  排長:「你知道我叫你來要幹嘛嗎?」

  牛奶:「ㄟ。。。還要整理內務?」

  排長故作鎮定地說:「今天午餐時,我看到電視台在播報一條有趣的新聞,內容提到今天台灣上空出現了一架幽浮,裡面的外星人將人類的垃圾桶給綁架走了。登~登~登~請問那位外星人叫什麼名字?」

  一片寧靜之後,囧奶突然啊~的一聲慘叫,接著拔腿就往外跑,魔鬼排長卻阻止了我,說:「不用去了,垃圾桶又自己飛回來了啦!」


  就這樣過了幾個月,有一天,上級突然下了一紙命令,要重新調整人員編制,包含我在內的許多弟兄因此要調到別的單位去。這時我才發現,其實魔鬼排長也有一顆天使心,很重視人情味的。

  在我們離開之前,排長很豪氣地對著我們這群無緣的弟兄說:「今後你們就要調到各自不同的單位去了,我再也無法繼續照顧你們了,唉~,(頓了一下,假裝拭淚)。不過我相信不管你們調到哪個單位去,只要報上我的名號,一定能夠獲得特別的,(自豪樣),照顧。因為目前各連隊管事的排長肯定都是我的同梯。記住!只要報上我XXX的名號就沒問題啦!」

  這時一位老兵以台語吐槽說:「排ㄟ,賣夠唬爛啊啦!頂一擺佉演習就是信你的話報銩你ㄟ名,結果呼對方排ㄟ狂釘六禮拜,有夠悽慘的!排ㄟ賣夠豪洨啊!」

  排長:「ㄟ。。。那次是特例啦!那位排長官校受訓時就睡我隔壁床,他夜夜打鼾吵得我無法入睡,我才會忍不住卯他一拳,沒想到他一直記恨到現在。其他的排長和我沒心結,報上我的名號,絕對不會錯的啦!」


  沒想到臨別的最後一晚,兩位排長還載我到新竹市區打電玩,打沒幾分鐘看到幾位少年似乎想鬧事,就機警的閃人。接著還去南寮漁港吹吹風,人都還沒下車就把車掉頭回去,因為警車正好巡邏經過。

  真是掃興的出遊,最後經過兩位排長一番討論協商,決定從記恨排長營區下面的隧道公路呼嘯而過!這算是洩忿嗎?

  喔喔,對了!魔鬼排長一點都不魔鬼,甚至還有點天使呢!那麼為什麼還硬要叫他魔鬼排長呢?

  別忘了,是他一開始就自稱是魔鬼訓練排的排長啊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牛奶 的頭像
牛奶

牛奶生活日記

牛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